阿舒不是叔

各种废,就是写一些自己很喜欢的东西⊙ω⊙

【推文】不知道 by 夜瞎声烦 (文评)

文章:不知道 http://yexiashengfan.lofter.com/post/2c04f8_f44ea5

作者:@夜瞎声烦 

文评:

@喻黄荐文小站 

 

不知道,这文还有一个名字《我的儿子真的不叫黄金脆皮鸡》 

对于这类风格的文章我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已经到了看一遍哭一遍的程度,可能对于我而言,这才是他们最后发展最好的方式,虽然有些现实的残酷,但是也更为真实。先做个预警,他们没有在一起,甚至没有恋爱,只是抱着那种懵懂的感情和自己的妻儿相伴度过了一生。

写之前我纠结了好久,和我的小伙伴卖安利,她先开始说誓死不看BE,最后还是忍不住手贱【你,看完之后她发了一条微博【不知道还真是哭的服气啊】,当初为了写文评又看了一遍,结果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在那个情感中沉沦,深刻到什么都不想说,心情久久都不能平复,细细的想着那些字里行间所蕴藏的味道,这就是生活,并没有刻意的去突出细节,到却依旧引人注目,作为日常风的文是十分难做到真正的深刻的,所以用了另一种很轻松的方式去表达,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退役后的黄少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旅行,但是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个承载了自己梦想的城市——G市,在一个比较高档和安全的小区开始了自己不再是职业选手的另一段人生,非常巧的是,在自己窗台对面就是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队长——喻文州,黄少和自己的妻子,还有喻文州和她的女朋友一起吃饭,一起为曾经的追忆,为未来祝福。喻队给了黄少结婚请帖,不知道为什么,那一个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在喻队的婚礼之上,一直不沾酒的黄少喝多了,和曾经队友对手一起欢呼,抱着喻队说【嘿嘿,我们是冠军!】。喻队还是那么温和的笑,说着【少天的记忆还停留在第六赛季呢。】第六赛季,这个燃烧了蓝雨最为激情的岁月,这不是开始,更不是结束,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两家关系很好,走的很近,有了自己的儿子,两个孩子也走的很近,就像曾经的喻黄二人一样。小喻很活泼,反而小黄有点内敛,两个人都会成为很优秀的人。经常坐在阳台上面,看着对方一遍又一遍的说起以前的事情,说的不腻也听的不腻,时光流逝的太看,有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真的老了,喻队还是笑了【你不老,少天。】

 

直到有一天小黄直接对黄少出柜了,被黄少赶了出去,黄少那个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给喻队打电话,喻队说先冷静,小喻只是在电话里说了句对不起。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父母的心到底还是为了孩子,只是觉得这条路太苦,心里舍不得啊。这下子两家子更近了,成了一家人。

喻队的身体一向不太好,在六十岁不多就住院了,黄少在医院照顾开玩笑说就是你年轻的时候心脏的事情做多了,喻队只是笑着摇摇头,神志都有些不清,在生命的最后时候,口中呢喃着:蓝雨,荣耀,冠军,这些曾经对他最为重要的事情,黄少握着他的手,听到了最后那句【少天,又一起拿冠军了】。

 

拿着喻队留下的遗物,荣耀相关的报纸和画集,【黄少天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名字总被一起提及,似乎密不可分。 】黄少拿到的时候,突然就嚎啕大哭,仿佛后知后觉的诉说着什么,可惜有些事,现在也只能一个人承担了,有些路,最后也只有一个人走下去。一遍又一遍的看曾经的属于他们最美好的时候,多么想再次回到那个蓝雨的夏天。

 

小黄和小喻收养了一个孩子,很喜欢游戏,也很喜欢听少天讲自己年轻时候的英勇事迹,当孙子拿到了冠军奖杯带回来给黄少看的时候,给他讲自己的英勇事迹,他也听的不是很懂,只是笑眯眯的听着。

 

【其实他已经听不太懂孙子在说什么,现在的游戏跟荣耀时代已经相差太远,但是他喜欢听,他有种还在几十年前坐在赛场上的感觉。那时候他还年轻,坐在选手席里,身边是同样年轻的喻文州,永远温和的笑着,无比可靠。

       他接过孙子递过来的奖杯,就像盲人一样一点一点地抚摸,仿佛要把这奖杯的形状刻到心里去。】

然后他又哭了。

我也哭了,在黄少去世的那天,他最后那句和喻队说的一样【又一起拿冠军啊】,遗物就只有喻文州的箱子和那个很旧很旧的奖杯。蓝雨,第六赛季。冠军!黄少天的墓碑上,照片用的还是他二十多岁的时候的老照片,笑得灿烂若千阳。


在他们的心里有回到了那个曾经承载自己梦想一生的地方,整篇文章看下来一气呵成,在剧情与剧情之间的连接与跳跃上,也做的比较好,文章的整体控制和详略结构在处理上也是恰到好处。有些时候却也不忍卒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诉说看过之后的感觉,生活不是完美才最好,圆满就已足矣。两人之间真的不需要太多的激情,能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真,少年的轻狂、内心的懵懂和悸动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时间的流逝默默被打磨,不变的是内心深处那最柔软的地方,无关友情,无关爱情,这是真正跨越两人彼此一生的羁绊。

 

评论 ( 2 )
热度 ( 8 )

© 阿舒不是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