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舒不是叔

各种废,就是写一些自己很喜欢的东西⊙ω⊙

【推文】任平生 by 脉脉 陈小菜 (文评)

文章:任平生 第一章连接http://jiaohuahua.lofter.com/view

作者:@拖拉JI

文评:

@喻黄荐文小站 

 

重来都没有想过我竟然会这么喜欢一篇古风的文章,在看过任平生之前。 

 

全职的古风不算少,我看过的也不少,这篇是少有的看一眼就感到惊艳的文。正正经经的古风,说古真就古的极其纯粹,难得的没有违和感。【看到缅铃纯洁的我还去搜了搜百度……】


 

初读任平生的时候,只是在折服于文章的文字功底,与如此精巧的表现手法。对于内容,反而是没有很吃透的理解,有些地方仅仅只是看过知道一个大概,没有深入理解所存在的意义,文字很有厚重的感觉,很多地方需要反复的看才能理解,或者是需要往前去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看漏的地方,整个读下来之后大脑里全部都被信息塞满了,读一会,就需要停下来好好想想。对于人物,也没有太多的感想,除了震撼,简直就说不出什么话来,被文章的气氛感染的不要不要的OAO…

 

先说说第一感觉的喻黄!喻队一如既往地深不可测似乎还能灭神【别信】!少天一如既往地担当了骑士的角色,一出场就把想要在文州的茶楼里闹事的人打得满地找牙【啪啪啪】。喻黄一开始描写其实蛮色气的,直接就来了一发还被人听了墙角。
两人的感情发展也算是顺风顺水,幼年相识还携手闹过离家出走
文里很多小细节【或许不算细节?】真的是让人记忆犹新满怀爱意。少天腰间挂着以文州封号刻字的玉佩,寸不离身;少天受伤那段看得人揪心又感动,不论是少天在昏睡中迷迷糊糊地喊家【也就是蓝雨】,亦或是文州知道少天回来了每一个细节都让人记忆犹新喻黄…是一起经历过风波跨越过生死始终并肩站立的两个人。 

 

最初第一遍是在网络上面看的,觉得很对胃口,所以正好赶着通贩的尾巴入了本子,本子装订的很棒!一套两册,纸质很好,赠品明信片很精美,而且还很好运的get到了特典,毛笔字写的真是太好看啦,自己曾经在家有意去临摹..后来觉得真的是不能直视…

 

拿到书之后很开心w,简直爱不释手,于是赶快包上书皮又抱着实体书好好的看了一遍,这一遍比起第一遍来说看的轻松多了,但是细节方面反而看的更加仔细,很多第一遍忽略的东西和不理解的都能融会贯通,没有第一遍那么沉重,反而有一种爽快的舒适感,人物的形象也渐渐丰满和充实了起来,说起来全文当中最令我感动的地方我发现不是黄少为心上人抢一枝花只愿看他带着春天的花进城,也不是叶神在离开之前从沐秋那里接过的一把伞……就是在那个集市上面大孙为乐乐多买的那一双鞋。

 

之后的喻队也说了:”没有人会仅仅为了一个朋友买两双靴子。“不知道为啥这个地方突然就泪目了,很平常的一件小事却能准确的表现出两人之间剪不断的羁绊。突然就想到了喻黄,十年一路有来,多少风雨经历过,无论前路如何,有你在我身边我都不惧。

 

读第三遍的时候看到最后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哭的像个 一下,黄少当场叫骂,乐乐舍身为了朋友不顾自己身份的暴露,为了对方去微草讨的那一味通泉草,蓝雨为家,喻队一口一口习惯性的哺药,和老魏的再会,痛快淋漓的夜审,再现的繁花血景,盛开的格外绚烂,叶修接过那最后的一把伞,在屋顶上面谈着那不着调的琵琶,也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喻黄为朋友两肋插刀,感受着江湖人上最为纯真的情谊,不需要太多话语,远方的朋友仍会惦念着你们的好。

 

【有没有做过一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却快活之极的事情】黄少对乐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很仔细的想了想,很遗憾,我竟然也是没有的,但是我想我以后肯定也会有的。

 

【喻黄二人从凉州回京的时候,黄少先进京,从探花郎手里抢了一朵牡丹,虞国公在长乐坊的山亭养的一株墨雪,送给喻队,带花进城。】

 

又想到的这一段的剧情,画面简直就在脑海里重现,从远方的凉州归来,迎着正好的春天,迫不及待归家的心情却还不抵为了心上人摘一支花带着进城,也仅仅只是因为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看的春花了,喻队的身份设定——国公是本朝王爵之外异姓臣子第一品的爵位,玉堂金马之说,甚至都不是一句恭维。却也是符合了喻队的性格,属下也是极为敬畏信赖和爱戴,他夜审那段看的真的激动人心!!!太太的古文功底真的太棒了,文言句式的文章完全手到擒来,两人之间的对话真的是我这种古文费需要反复的看好几遍才能真正理解意思,把全职的整个背景就搬到了自己所创作的古风背景之下,却丝毫不显突兀,反而更是别有一番韵味,让人欲罢不能。

 

本来还挺遗憾他们的故事就这么淡淡的完结,没想到作者还出了喻黄相关的番外——《照眼明》。

 

写的是在任平生之前喻黄发生的故事,这时候两个人刚刚从凉州的军中回来,黄少刚刚回家报道就钻进的喻队的屋子开始呼呼大睡,明明就是战场上面养成特别警觉的神经,却在喻队家里睡的死沉死沉的,怎么推都推不醒2333,乘着夕阳,看着自己心上人在床上熟睡,也只是风轻云淡的一笑,没有杂念的轻轻为其盖上一张被子。

 

真的觉得这样的喻黄特别特别的美好!两个一起入睡之后小卢和郑轩一行人来家中喝酒,和小卢在院中切磋比试,这是他们的生活,在没有更好的了,约好了出门散心,在青州开一家蓝溪阁,做做酒店的东家,在石城的青江边上观潮,听黄少唱军歌,喻队唱情歌。

 

任平生就是这样一本书,像一杯老酒,越读越有味道,能看到这样的一本书觉得真的很幸运。他们的故事也并不意味这完结,说不定某一天,在双花那里碰到恼人的叶不修和老魏,黄少和他们混在一起,喻队在旁边轻笑着看着,听着一个乱打鼓,一个乱弹琵琶。

 

 

评论 ( 7 )
热度 ( 50 )
  1. 十四州拖拉JI 转载了此文字
  2. 拖拉JI阿舒不是叔 转载了此文字
    长……长评……!QvQ 太晚了等我睡起来给你仔细回帖哈~

© 阿舒不是叔 | Powered by LOFTER